也就算了,动作也不够给力,没啥意思。

 
  
 
    消费项目除脱衣舞外,也有各种特殊服务。
 
    什么样服务都可以,只有想不到,没有妹纸们做不到的。
 
    玉姐声称童颜巨ru娇羞,热辣御姐抖M,风~骚白领OL、甚至白俄罗斯大妞菊花,各种风格妹子,各种体位技能,应有尽有。
 
    陈轩半开玩笑的说:“玉姐,你会什么?我要你,你给吗?”
 
    玉姐愣了愣,很快回过神,娇媚的大呼:“咯咯,少爷口味好独特哟,有品位,要不给你介绍个热辣御姐?”
 
    她不正面回答陈轩的问题,转移了话题,继续介绍服务项目。
 
    显然,是一种婉转的拒绝。
 
    陈轩心中暗笑,又有些奇怪,不过也知道,做玉姐这一行的,脸皮不厚,应变不快,生意是抢不过别人的。
 
    因此没有再为难她,选择去看脱衣舞,并丢给玉姐,足够她目瞪口呆的小费。
 
    陈轩把二十万扶桑币按在玉姐硕大双峰之间。
 
    二十万扶桑币折合一万多华夏币,不能称作小费了,这笔钱,比她一个星期赚的还多。
 
    她拉的客人,如果不给小费,也没有什么,就算给,也不会很多,只是一些零钱。
 
    她主要是拿服务场所的抽成,她介绍一个去消费,能拿到服务场所和小姐的若干回佣。
 
    她做这一行几年来,第一次有人给她如此慷慨的“小费”,而且并没有对她有任何要求,甚至连吃她个豆腐都没有,一根指头都没有碰过她。
 
    用钱按在双峰间这不算什么。
 
    她巴不得天天有钱按在她胸上。
 
    玉姐拿着钱,半天反应不过来。
 
    然后,就有很多然后了。
 
    玉姐虽然照旧在附近拉皮条,可是她的眼角,始终盯着脱衣舞演艺场的门口。
 
    那是陈轩进入的场所。
 
    不久后,一脸索然无味的陈轩,从演艺场出来。
 
    玉姐察言观色,迎了上去,媚笑道:“少爷,是不是****表演得不合您口味呀?”
 
    “嗯,身材不如你也就算了,动作也不够给力,没啥意思。”
 
    陈轩实话实说,吐槽了一下这次看脱衣舞体验,作为上帝一样的消费者,这是他的权力。
 
    他之前在欧洲或者美利坚也看过不少脱衣舞,他觉得那些洋妞,才比较“彪悍和正宗”。
 
    没办法,口味养刁了。
 
    “唉呀,不好意思啦,都怪我都怪我,要不我再给你介绍一家,绝对包你满意。只是费用贵了不少。”玉姐自责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费用不是问题,算了,不看脱衣舞了,你告诉我,这里最好的赌场在哪里?”
 
    陈轩提出要去赌场,并有意无意的掰了掰口袋。
 
    玉姐眼睛顿时一亮,她看到陈轩满口袋都是花花绿绿的钞票,她眼睛挺尖,一眼就能辨认出那都是美金。
 
    从口袋的厚度看,恐怕得有好几万。
 
    玉姐心情振奋,放下了拉皮条这种有益身心健康的“工作”,领着陈轩,前往距离这条街不远的处的赌场。
 
    而且,她决定今晚陪着陈轩去赌几把。
 
    因为在赌场门口,陈轩再次丢给她一把钱。
 
    这一把钱比第一次还要多,陈轩根本没数,只是随意在口袋中抓了一把出来。
 
    简直把钱当成草纸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