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最后的一丝畏惧抛却,对于死亡,反而是一种

内劲在陈轩脚底爆出,他身形一晃,人就出现在山本大徒弟面前,抬起腿一脚把他踹飞。
 
    势不可挡的内劲,汹涌而出,侵入他的体内,把他身体带得抛飞出很远,重重砸院子的石墙上,石墙禁不住巨大的力量,被撞出一个大洞。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撞石墙后,身体余势未消,又在院子外滚出甚远,这才停止。
 
    他口吐鲜血,身受重伤,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不告诉我,山本去了哪里,我会用最残忍的方式,让你痛不欲生,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 
    陈轩悠然的声音响起,人已经出现在山本大徒弟的旁边,双眸冷冽的看着他。
 
    “我……我不知……”
 
    轰!
 
    陈轩又是一脚,把山本大徒弟踢飞起来。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陡然痛苦不堪,忍不住凄厉的嚎叫起来,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经脉,全部被震断,身体中的几十年修炼的能量,也被陈轩一踢给废掉。
 
    对于武道者来说,几十年修炼的能量,甚至比性命还重要。
 
    而且经脉被震断,不死也成了废人,想再修炼或恢复都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没有机会再为虎作伥了。
 
    “还不知道吗?你相不相信,接下来,我还有很多办法,让你更加痛苦。”
 
    陈轩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山本大徒弟,不达目的,他绝不罢休。
 
    他的残忍,也都是应对在残忍的人身上。
 
    残忍杀死江州特工同事的,也有山本大徒弟的份。
 
    所以听着山本大徒弟的惨嚎,他一点都没有不忍心。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肯定没想到,自己也有这么悲惨的一天。如果他知道的话,估计也不敢那么残忍。
 
    “神……户……”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全身震颤、痉挛,但还是从牙缝中,挤出一个地名,终于肯告诉陈轩山本英松的去向。
 
    “对嘛,这不是很简答吗?何必搞得这么不愉快呢”陈轩撇撇嘴说道。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也算是个硬汉,他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后,稍稍恢复些气力,眼中充满怨毒的瞪着陈轩,声色俱厉道:
 
    “我师父……一定会……为我报仇雪恨……杀了你!”
 
    “他能不能杀我,你看不到,因为你要先死了。看在你总算回答了问题的份上,我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……杀吧……杀吧……”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怒目而视,此刻他已经把最后的一丝畏惧抛却,对于死亡,反而是一种解脱。
 
    因为,他苦练几十年的能量,已经被陈轩毁掉,身体经脉寸断,这比死亡还痛苦,如果陈轩不杀他,他也不想活下去。
 
    所以,他第一次对死亡,不再惧怕。
 
    “诶,对了,你已经失去能量,经脉寸断,嗯,我改变主意了,我不需要杀你脏了我的手,让你自生自灭吧。也算是给你们扶桑人立下一个榜样,要招惹我的人,下场就跟你一样,或许还会更惨。”
 
    陈轩说出的最后一句话,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睁开眼睛,发现陈轩已经消失,他说什么,陈轩都听不见了。
 
    他觉得死是不用死了,可是内劲被毁,经脉寸断,不如自杀算了。
 
    但陈轩这混蛋,还要去杀我的师父和师妹。
 
    为了去警告他们,我不能死。
 
    陈轩这个煞星,命怎么那么大呢?
 
    他早该死了!
 
    山本大徒弟心中极其怨恨陈轩,这团恨意,化成了力量。
 
    他用手支撑了一下,想站起来。